<dir id='fj5ftt'><del id='fj5ftt'><del id='fj5ftt'></del><pre id='fj5ftt'><pre id='fj5ftt'><option id='fj5ftt'><address id='fj5ftt'></address><bdo id='fj5ftt'><tr id='fj5ftt'><acronym id='fj5ftt'><pre id='fj5ftt'></pre></acronym><div id='fj5ftt'></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fj5ftt'><address id='fj5ftt'><u id='fj5ftt'><legend id='fj5ftt'><option id='fj5ftt'><abbr id='fj5ftt'></abbr><li id='fj5ftt'><pre id='fj5ftt'></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fj5ftt'></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fj5ftt'></sup><blockquote id='fj5ftt'><dt id='fj5ftt'></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fj5ftt'></blockquote></dir><tt id='fj5ftt'></tt><u id='fj5ftt'><tt id='fj5ftt'><form id='fj5ftt'></form></tt><td id='fj5ftt'><dt id='fj5ftt'></dt></td></u>
  1. <code id='fj5ftt'><i id='fj5ftt'><q id='fj5ftt'><legend id='fj5ftt'><pre id='fj5ftt'><style id='fj5ftt'><acronym id='fj5ftt'><i id='fj5ftt'><form id='fj5ftt'><option id='fj5ftt'><center id='fj5ftt'></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fj5ftt'></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fj5ftt'></center>

      <dd id='fj5ftt'></dd>

        <style id='fj5ftt'></style><sub id='fj5ftt'><dfn id='fj5ftt'><abbr id='fj5ftt'><big id='fj5ftt'><bdo id='fj5ftt'></bdo></big></abbr></dfn></sub>
        <dir id='fj5ftt'></dir>

        马想斌:西席争考差人,切中村庄社会痛点

        全球大人物

        2018-04-22 14:31:54

        字体:标准

        赤城县全部劳力为21888人,出战勤的人数达19710人,达90%以上。在全部男劳力上了前线的情况下,妇女、儿童、白叟在后方积极生产,支援前线。在粮食非常困难的情况下,赤城人民仅1948年就交公粮160万斤,本身却用糠菜充饥。全县出动大车3500辆,牲口5000头、运送参战民工2332人,往前方运送粮食45万斤,在交通沿线设立粮库25个,保证了来往队伍的粮食供给。广大妇女儿童还组织起来,做军鞋、修公路、打战草。新保安攻坚战和娘山、土木阻击战的伤员全部运送到我县,当时男劳力全部出了战勤,后方妇女抬担架运送伤员,精心照护,喂汤喂药,表达了赤城人民对子弟兵的真诚热爱。赤城人民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赤城县除少数敌占区外,一般都经过了“减租减息”、“五四土改”、“四七年土地推平”以及1948年贯彻“土地法大纲”等运动,土地问题解决得比较彻底。但是,由于历次土改都是在战争的环境下进行的,因此也出现了一些偏差,如:在“一切权力归农会”的口号下,过分强调了贫农团的领导,放弃了党的领导;严重地侵犯了中农利益,富农、中农界线不清,对大中小地主和恶霸地主不加区别等现象。因而,造成了必然的思想混乱,影响了中、贫农之间的团结。1948年11月,中共赤城县委召开干部扩大会议,安插新区土改和老区(半老区)纠偏工作。1949年1月,赤城县成立了土改指挥部,抽调大部县区干部和部分小区委员组成土改工作团,划分若干工作组,分赴全县各区、村开展工作。根据党的政策,经过群众复查讨论,改造了所有的贫农团、农会;根据划分阶级成份的有关规定,重新划分了阶级成份;没收了大地主的土地财产,征收了富农的多余部分,广大农民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的愿望。

        在老区和半老区重点进行了土改纠偏,给错划成份的人改定了。成份,补偿了错斗中农的财产,并召开纠偏团结大会,公开颁布颁发给应纠偏的人纠偏和补偿经济损失。这样做,使中、贫农之间的隔阂消除了,新旧干部之间不团结的现象解决了。

        在土改纠偏的同时,赤城县委十分重视党和政权的建设。在新解放区,党组织注意把在土改斗争中表示突出的贫农积极分子吸收入党,为党增添了新鲜血液。在条件成熟的处所,成立党的支部。在老区和半老区,颠末公开纠偏,党的威信大大提高。这时,还进行了公开整党、评党工作,并为一批因错划成份而被停止组织生活的党员恢复了组织生活。据不完全统计,从土改纠偏开始到整党、评党工作结束,全县成长党员1003人,以行政村成立了党支部,成为农村工作中的中坚力量。

        在群众觉悟明显提高的基础上,民主建政工作提到了议事日程。根据上级的有关指示,首先建立了村级人民代表会议。代表会成立后由代表会选举村政委员会,委员会由7至11人组成,设正副村长,民政、文教、调解、财政、武装、公安、文书等。村政委员会下设居民小组,每组20至50户,选组长一人;自然村居民在两组以上,由代表中选一报答代表主任,妇女代表占30%。

        赤城县土改、纠偏、整党、建政等一系列事变,从1948年11月起头到1949年2月10日,在全县235个村中全数实现。

        1948年至1949年,赤城县遭受了严重的自然灾害,235村中就有170个村严重缺粮,受灾农民达2万余人。为帮手农民度过灾荒,1948年全县发放牲畜贷款2.27亿元(旧币),贷粮8万斤。1949年又发放布施浪、拥军粮、干部家属补贴粮171万斤,并大量使用以工代赈,修了剪子岭、驼骆嵯、九岭梁和通往延庆的4条公路,同时修建了赤城东龙、城南两座大桥。梯田区还开垦荒地1400亩。

        与此同时,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大力开展生产救灾。为调动广大群众的生产积极性,赤城县委提出:“积极生产,厉行节约,咬紧牙关,克服困难。做到既能维持生活,又能搞好生产,不荒一亩地,不饿死一个人”的标语。在县委的领导下,全县人民动员起来,齐心协力,开荒种地,成长副业,创造财产。据不完全统计,开荒3100亩,先后成立起90个合作社,318个贸易小组;并组织妇女到场生产,开展小作坊、榨油、米面加工、收购药材,跑运销,搞编织、铁木加工等生产活动,当年就备足野菜100余万斤,打青草3000万斤。搞运销、刨药材、外出做工等共挣回小米300万斤。

        1949年3月,赤城县召开劳模大会。到会代表206人,评出一等劳模1名,奖耕牛1头;二等劳模5人,各奖铁锨1把;三等劳模1名,发了奖状。通过抓典型、树榜样、表扬先进的方法,充分发挥了共产党员在生产救灾中的榜样带头作用,对全县的恢复生产、战胜灾荒起了保证作用。

        张北城位于河北省西北部的坝上高原,是沟通张家口和坝上各县及内蒙的交通要塞。1935年底,日军侵占张北县城,县城是伪察北盟公署驻地,1939年后归伪蒙疆自治政府管辖。1945年8月14日。苏蒙联军攻占张北城。16日,苏蒙联军将张北城交我接管,成为察北地委、张北县委驻地。1946年10月8日,我军在战略退却时撤出张北县城。县委带领县、区干部,以县大队为主力,以察北骑兵团为后盾,坚持在张北县广大农村开展武装斗争,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反革命活动,震慑了恶霸地主反攻倒算的嚣张气焰。在农村逐步恢复了区村政权,在大囫囵区一带进行了土改。巩固和扩大了革命按照地,生存、培养了一大批革命干部,为二次解放张北城,做了充分的准备。

        1948年初冬,全国主要战场的国民党军队,已是江河日下,面临瓦解的边缘。11月24日,党中央毛主席指示华北第三兵团“迅速向东包抄张家口”。11月底我军将张家口包抄,组织了纵深二、三十公里的三道包抄圈,实现了“隔而不围,围而不歼”的战略部署。困守在张家口的国民党军队孙兰峰部一。五军,已处孤军无援之地。傅作义自北平急电孙兰峰“……希即研究可否及时突围,经察北、绥东向董其武部挨近。”孙兰峰急电据守张北城的整编骑十二旅旅长鄂友三,立即出兵狼窝沟一线,接应张家口突围部队。我察北蒙汉联军司令部指挥察蒙骑兵师、教导大队,迎头痛击了进攻狼窝沟一线之敌,激战数日,将敌击退。我军扼守在狼窝沟沿坝头一线,粉碎了敌人妄图打通张北至张家口公路的企图。

        驻守张北城的国民党军队,预感末日到临,惊恐万端,频频向张家口孙兰峰垂危。孙兰峰为了不变军心,电请傅作义批准,任命鄂友三为察北、绥东总指挥,总揽这一地区的军政大权,死守张家口的北大门——张北城。同时,派第十一兵团司令部少将高参阎家玙,携带顾问人员、电台一部进驻张北城,任督战联络官。敌守城队伍有:鄂友三部骑兵十二旅,陈秉义之暂二旅,包贵廷部骑一总队两个团,李维业之省保安团,张北、沽源两县保警团及乡自卫队等,共约3000余人。

        1、鄂友三之骑十二旅,驻馒头营、蔡脑包、王家湾一带;陈秉义之暂二旅和包贵廷之骑一总队依城驻城西山线及油篓沟一带游动,窥机买通张北至张家口的公路,以管束解放军打击张家口之兵力;

        2、李维业为城防司令,以省保安团为主力,指挥保警团、自卫队等千余人,负责守城。具体部署是:李维业部负责北起城西北的大仙庙经西城到南门一线;沽源县保警团防守东城至南门东侧;张北县保警团防守北城。各乡自卫队混编一个团,到场防守东城。李维业控制一个团军力作为预备队。严厉要求一切听从统一指挥,从速加固城防掩体工事,将四门紧紧堵死,在城墙外已挖好的5米深、4米宽的护城沟边悬挂吊灯,防止解放军夜间接近城垣。驻张北城督战联络官阎家玙、察北专员兼张北县县长白震,协助总指挥部有关军务、并以电台与孙兰峰随时连结联系。

        责任编辑:全球大人物: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